借杜尚之名“篡改”流行文化 时尚KOL侃爷的这十年

浏览量:13 次

  近期,社交网络上盛行起一场关于#10yearschallenge 的挑战活动,意外地收获了大批网友的响应。上至当红明星、流量 KOL,下到普通庶人,纷纷晒出自己十年前的对比照,此 “游戏” 引发了现象级热议,丝毫没有让人瞧见它降温的苗头。

  数日前,著名街拍摄影师 Tommy Ton 将自己十年前记录下来的一个珍贵瞬间,再度上传社交软件。那张照片定格于 2009 年 1 月 23 日的巴黎,品牌 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秀场外,距今已有整整十年的光景。你很难想象,图中这支由侃爷领衔的创意团队,当年连一张迈进秀场观演的邀请函都没收到。可一晃十年,他们却全都成了欧美潮流界足以指点品牌江山、影响流行趋势的重量级人物…… 恐怕是连照片的记录者 Tommy Ton 都未曾想象过。

 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

  倘若回顾过往十年的潮流文化,要为之做个总结,选出一位最具代表性的 Fashion Figure ,放眼众人云云的候选名单,你都不得不承认,Kanye West ,无论如何都是个该被摆在最最前列讨论的名字。

  即便也有着付之一笑的过往曾经,Kanye West 还是从替 Jay-Z 操刀专辑的幕后制作人,一步步走到用音乐作品为人传唱的 rapper ,逐渐成了各大品牌争相邀请的流行偶像,如今更晋升为坐拥个人品牌的时装设计师……到底有多 “偶像” ,以至我们可以简单地说,凡经侃爷上身的品牌,会立马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门搜索。立竿见影的体现是单品迅速售罄,二手市场价格疯狂飙升,reseller 进入 “躺赚” 的 gif 模式…… 许多名不经传的小品牌,因其街拍入镜,而被掘地三尺后大卖。说到带货能力,连一众欧美日韩明星都需经常做做功课,刷一刷近期侃爷穿戴过哪些单品。在不同媒体 “频道” 上活跃的侃爷,早已创造出远超音乐人和设计师身份的多重可能性。

  论及如今 Kanye West 在潮流圈拥有呼风唤雨的地位,就不得不提及照片中围聚在他身边、来自其麾下的创意团队 DONDA 的那几个哥们儿了。他们分属不同的专业领域同时拥有独立的事业,整合各自的资源,再以隶属成员的身份为旗下业务项目贡献自己的力量。在他们的协力帮衬下,侃爷的时尚角色才发生质的转变,借助侃爷的号召力自带着 DONDA 的 DNA ,他们几乎凭借一己之力,推动和影响了时装设计和流行文化的模式:Virgil Abloh 已收获多项重量级时尚大奖的提名并掌舵 LV 的男装部;Don C 继续着与 Jordan Brand 高歌猛进的紧密合作;Taz Arnold 依旧是那个引领时尚缔造趋势的先行者……他们相继闯入业界的视野,期待着篡改时尚方程式,用自己赖以生存的 “元素” ,亚文化(subculture),催生出新的化学反应。

  借杜尚之名“篡改”流行文化

  “传统是已经完成的东西,从本质上说我对改变有一种狂热。” 马塞尔·杜尚说。是的,多数人会把异己革命确立为反面,更甚者会视之为敌手,可事实上,这一批判既苍白无力又缺乏客观理论。

  革命的魔力并非抗争性所带来的不平衡,反倒是创造过程中的那些异想天开。正如视达达主义代表人物杜尚为艺术教父的 Virgil Abloh ,在接受柏林独立杂志《032C》访谈时披露的,打破前几代设计师构建的时尚框架,拒绝 “为先者” 衡量创作的标准,用新规则冲破旧秩序的牢笼,才是他同 DONDA Crew 渴望为这个行业附加的助推力:从消费者变为创造者的身份调换,以 outsider 之姿审时度势 insider 的视角,非但没有形成阻碍,反而观察得透彻。

  过去的 10 载里,Kanye West 时尚嗅觉上的蜕变,宛如一部活生生的欧美潮流 “进化论” 。身披法兰绒格纹宽领风衣,脚踩 Louis Vuitton 合作款球鞋 “Don” ,指套棕褐色皮手套,手提 Goyard 公文箱,带着团队现身 2009 年 CDG 秀场外的侃爷,也曾遭受业界嘲笑沦为虚张声势的显摆。而后,侃爷似乎逐渐开了窍,这离不开他与高级时装愈加贴近的熏陶。“Tisci 重塑了我们对奢侈品牌的概念,那是第一次感受到高级时装也可以如此街头。” 谈及给予时装灵感的人,侃爷和 Virgil Abloh 不止一次提及前 Givenchy 设计总监 Riccardo Tisci 之于他们的影响。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盛极一时的 Givenchy 以模糊哥特与潮流边界的 Street-Goth 风格,向业界再次抛出街头与时装求同存异的辩证题,加倍拓宽了他俩的视野。

  Tisci 的启发让 Kanye West 开始接触越发多元的时装类型。再者,诸如 Helmut Lang 、Maison Margiela 、Rick Owens 等先锋时装设计师,犹如为侃爷打通了任督二脉,牵引他由美式嘻哈转以高街造型的演变。混淆着设计师时装与街头流行元素的搭配,突出层次感的叠加,游走在日常和奢侈的边界,这与曾经以胯裆牛仔裤、oversized 上衣、棒球帽、球鞋为主的黑人文化截然不同。彼时,Kanye West 并未脱离自己依附街头的原点,继与 Louis Vuitton 推出联名球鞋后,又同 Nike 跨界合作超限量鞋款。Nike Air Yeezy 的订价远超品牌以往的款式,破天荒的策略也驱使抬高了日后高端球鞋的价位区间。该鞋引发万人哄抢的景象,大批量欧美日韩明星的上身,导致二手市场上的涨幅空前激罕。

  伴随 Kanye West 宣告成立 DONDA 团队,吸纳进不少创意才俊的加入,业务项目铺散覆盖到各个领域,并促成了一系列同当代最顶尖创意人士的合作。其中就包括超现实主义画家 George Condo 、表演艺术家 Vanessa Beecroft 、影像艺术家 Steve McQueen …… 这些项目直观地反馈在团队同艺术家携手打造的专辑封面,还有侃爷尤为观念化的表演上,邀 Maison Margiela 重塑前卫实验的舞台造型,拉伸了嘻哈音乐上想象空间的张力。加之,侃爷在各大音乐颁奖典礼上的强势,其商业价值与个人形象被推到一呼百应的至高点,不少歌手将其视为将音乐视觉艺术化的先行者。

  多元混搭的风格,使 Kanye West 逐渐位列欧美流行文化最前沿。另边厢,业界微妙变化的动态正催发亚文化的崛起。结业了 Pyrex Vision 项目后的 DONDA 创意总监 Virgil Abloh ,再次以品牌 Off-White™ 扬帆起航,觅求将艺术、亚文化与高级时装接洽在同一媒介中。横空出世的 Off-White™ ,立刻因侃爷的影响力以及潮流标杆人物的助推现象级热卖。随即,Abloh 被提名入围 LVMH 年轻时装设计师大奖,这预示着亚文化真正意义上迎来了敲开时装大门的最佳机会,越来越多的高街品牌蠢蠢欲动。

  2015 年,在 Kanye West 转投 adidas ,开辟个人品牌 YEEZY 后,随之诸似 DONDA 造型成员 Matthew Williams 、Abloh 的创意顾问 Samuel Ross 、Tour Merch 项目负责人 Heron Preston 等跟侃爷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设计师,分别以 1017 ALYX 9SM 、A-COLD-WALL* 及同名品牌 Heron Preston 自立门户。紧接着,我们发现 ALYX Rollercoaster 成了被抄袭最多的设计,ACW* 的斜跨包成了街拍出境最频繁的单品,Heron Preston 的仙鹤印花成了明星上身最多的款式…….你无法否认,这群设计师繁花簇拥地 “登堂入室” ,已经悄然改变着整个产业的传统格局,影响着商业设计的新方向。

  正如杜尚渴望规避固有原则,躲开形而向上的概念,创作不再按故就搬,思想上寻求解禁是这群设计师所看重的。YEEZY 与 Off-White™ 的大获成功,让所有人感受到这股美式风暴的来袭。而当 Virgil Abloh 带着街头服饰的基因,以一个非裔设计师的身份主导 Louis Vuitton 时,在意识形态上,这远要比 20 多年前同样将亚文化搬上秀场 T 台的 Helmut Lang 、Raf Simons 等前人伸手触及得远。

  “当我时装设计的职业生涯行将结束时,我希望人们能够将街头服饰看作是一场‘艺术运动’。” 被问及是否会担心时间的变迁,高街文化将被历史洗刷淘汰时,如今身居足可改变行业形势之位的 Virgil Abloh ,俨然对未来没有什么担心,“它将会像迪斯科、爵士、朋克一样,因流行于那个年代完美永存。”

  你可以把 Virgil Abloh 的这一席话,看作是他代替侃爷,还有那些同样来自 DONDA 团队、现活跃于时尚潮流圈的成员们的肺腑心声。当时间追溯回 2009 年,侃爷与 Abloh 如愿前往 FENDI 实习时,他们同年轻学生一样,仅拿每月 500 美金的微薄收入,早起喝着卡布奇诺,奔走打印各类文件,跑腿造型师工作室、杂志社大楼间。看似毫无头绪、被侃爷形容为 “ain’t do sh*t” 的实习经验,却为日后创建高街品牌,乃至执掌大名鼎鼎的 Louis Vuitton 男装部埋下了伏笔。关于未来展望,或许用 Abloh 在 LV 首秀后的那句话最为贴切:You can do it too 。

来源:NOWRE  作者:Tarring Lee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借杜尚之名“篡改”流行文化 时尚KOL侃爷的这十年